绘画与园林的跨界交流——“高居翰与《止园图册》”讲座和学术活
发布日期:2018/12/14


    12月3日晚上,由中国美术学院图书馆举办的《张宏﹤止园图﹥——绘画与园林的跨界交流》学术讲座在象山分馆举行。该讲座作为高居翰图书馆的一个特色学术活动,邀请来自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黄晓老师、北京市园林古建设计研究院研究员刘珊珊博士主讲,高居翰先生女儿、钢琴家与作家Sarah Cahill(莎拉﹒卡希尔)也在讲座中作了题为“我的父亲高居翰”的演讲,中国美术学院图书馆馆长张坚教授主持了讲座和相关的讨论活动。
  关于绘画与园林的话题,读者也许并不陌生,但对了解晚明山水画家张宏之作《止园图册》及其故事的人们来说,这是一场不同寻常的学术讲座。2012年,高居翰与两位青年学者黄晓、刘珊珊合著出版《不朽的林泉——中国古代园林绘画》,以完整篇幅介绍这座久已湮没的常州的私家园林“止园”,在园林史界和艺术史界引起反响。事实上,《止园图册》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引起高居翰(JamesCahill)先生的关注,之后将其列入他在哈佛大学的诺顿讲座和系列论著,1978年,高先生还以该图册而向应邀为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主持建造中国古典庭院“明轩”的园林大师陈从周先生请教,后者也将该图册纳入其著作《园综》之中。1996年,高居翰联合收藏该图册的洛杉矶郡立美术馆和柏林东方美术馆举办《止园图册》全图展览,又委托中国园林专家将《止园图册》在中国发表,寄望于找到真实园林的蛛丝马迹。直至2010年,中国园林史专家曹汛在中国国家图书馆发现国内仅存孤本吴亮文集《止园集》,书中题诗和园记正与《止园图册》互为印证,从而确定了止园主人以及常州吴氏家族的渊源和延续。
    讲座开始,Sarah 女士回忆了她的父亲高居翰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包括他的中国美术史的研究经历,以及与中国、特别是与杭州中国美术学院结下的不解之缘。刘珊珊老师就《止园图册》研究的四个阶段(1950s-2018)进行了说明;黄晓老师着重分析《止园图册》的艺术价值,以及高居翰先生何以评价止园图为明代园林绘画的登峰造极之作,这也是对止园价值的各种不同见解和质疑的回应,他还谈到了自己对绘画史与园林史的跨界交流的一些认识。他在梳理中国园林史的经典案例和著名园林绘画作品风格发展演变的过程中,从立轴、手卷、册页三种类型园林绘画的优长与局限,分析古代画家为表现园林景致所作的探索、尝试、突破以及融合。明清时期兴盛的造园活动为画家提供了大量创作机会,园林绘画也形成了一种内在的发展理路,《止园图册》是在继承传统山水册页的基础上,糅合立轴、手卷的特点而成为集园林绘画之大成之作。提问环节,黄晓老师回答了来自建筑学、美术史专业同学就《止园图册》还原为《止园》模型过程中遇到的诸多细节问题与对策,分享了在跨学科的《止园图册》研究过程中面临的方法论及其研究写作的一些经验体会。
   张坚馆长在总结发言中指出,传统意义上的中国画,可以从诗书画三个层面上来加以理解,晚明以来,以吴彬、张宏为代表的自然主义画风,却也昭示了中国绘画与园林之间的某种纽带关系,黄晓、刘珊珊两位老师的讲座把这种关系梳理出来,有助于拓展我们对于园林题材山水画的理解,丰富中国画所包含的文化、环境、社会生活维度的认识。两位老师的研究具有启发性,艺术史的跨学科的研究,需要年轻的学者扩展自身的知识结构和视野,提升发现、分析和解决各种问题的能力。
对于把此次高居翰图书馆的讲座放在象山分馆,张坚馆长特地进行了说明。他说,这个讲座的主题是中国园林和山水画,契合了象山校园的山水深远之境。正如许江院长所言,人文山水之精神塑造了这所学校独特的学脉和学院精神,表达了学校的诗性品质,而这样一种学脉和精神理想,也是贯注在高居翰一生的中国美术史教学、研究和写作中的。讲座结束后,张坚馆长向黄晓、刘珊珊赠送了《高居翰教授捐赠中国美术学院图书馆藏书书目》,并与主讲人、嘉宾合影留念。
    讲座吸引了七十多位校内外读者和听众来到象山分馆教师研究室,浙江城建规划研究院的退休专家沈子炎先生也慕名前来听讲。讲座结束以后,不少同学依然围住主讲老师和嘉宾,就相关学术问题和开展合作研究进行热烈交流和探讨。
2018年12月8日,由中国园林博物馆和北京林业大学主办,洛杉矶郡立美术馆(LACMA)、伯克利艺术博物馆和太平洋电影档案库高居翰亚洲艺术研究中心(JCAASC)、中国美术学院图书馆、三联书店和吴欢艺术馆协办的《高居翰与止园——中美园林文化交流国际研讨会》在北京举行。张坚馆长在会上作了题为《交互视野:中国美术学院高居翰图书馆的建设和愿景》的主题发言,中国美术学院南山讲席教授、美国普吉湾大学艺术史教授洪再新先生作了《从“止园图册”到“世界园林图”——高居翰园林绘画研究的启示》的英文报告。
  如黄晓老师所言,止园牵起了一系列梦幻般的文化与家园史诗,中美两代学人近七十年的治学史话故事、连续剧一般的跨国界的艺术文化交流传奇,它推动了多领域相关学科研究与成果转化,加深了中华优秀文化遗产传承与弘扬,这也正是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基因和民族精神命脉论断的具体体现。
                                                (图书馆  郑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