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学生馆员读后感系列——读“美学三书”后有感
发布日期:2015/4/27


    读“美学三书”后有感——人性回归的思考
         
      林琳(设计3班 14级)


    李泽厚先生在《美学三书》中一章提到“美是什么”的概念,将欲给“美”下一个定义,更是从东方到西方去探讨“美”的涵义,从原始艺术探讨至宇宙太空目的在于阐述何为美。

    介绍了不同性质的三种美:其一,在中国,古有孔子认为的五美?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其二,饿了吃东西之美,渴了喝饮料之美;其三,看画展,听音乐艺术欣赏之美。同时强调了美与人不可分割的关系。说明了美的三层含义:审美对象,审美性质,美的本质。在从心所欲不逾矩?、?庖丁解牛?等要领的前提下,肯定了美就是自由的形式;强调自由与自由的本质不是天赐的,也不是自然存在的,更不是某种主观象征,它是人类和个体通过长期实践所自己建立起来的客观力量和活动。作者认为:不是个人的情感、意识、思想、意志等本质力量创造了美,而是人类总体的社会历史实践这种本质力量创造了美。声明自己所讲的天人合一,不仅有自然的人化,而且还有人的自然化。劝诫世人不必去诅咒科技世界和工具本体,而是要去恢复、采寻、发现和展开科技世界和工具本体中的诗情画意。

    读完本章,作者用哲学语言巧妙的解释了美的涵义及其构成要素,其中作者天人合一的思想对我有很深的触动,其中包含人的自然化与自然的人化。作者担心在社会生产力高速发展的今天,

    现在科技工艺和工具理性的泛滥化所带来的人性丧失,人的非理性的个体生存价值的遗忘、失落和沦落,作为感性个体的人被吞食、被同化、被搁置在无处不在的科技理性的形式结构中而不再存在。于是人不见了,人做了由自己所发现、掌握、扩大的形式力量和理性结构的奴隶。我个人认为,作者在强调一种人性的回归,不要让科技的飞速发展、生产力的提高、资本化的加重以及人成为商品的奴隶等等原因,成为人性丧失的借口,如何回归人性作者点到即止,但否定了以倒退为代价的回归,提出人的自然化对人性回归的重要性。

    资本掠夺、经济殖民、垄断经济等等的出现,伴随着的是人性的流失,金钱的崇拜,这何尝不是一种美的流失,中国曾被认为是世界的最终归宿,因为五千年传承的仁爱,以及他的信仰,世界的资本掠夺最终将在中国找到归宿,但现在资本的渗透,生产力的高速发展,人们对利益的追逐,放弃了传统文化中的精华,丢失了信仰,泯灭了仁爱,失去了人性中的美,古代对人性美的定论即为仁、义、理、智、信、三纲五常、三从四德。因为回归人性而社会的倒退从来都不是明智的选择,这里就需要到作者提出的人的自然化,这里的人的自然化是情感本体的建立,另外还需要工具本体自身世界中的诗情画意,中世纪的手工艺曾经具有温情脉脉的人间情味,现代的科技美也绝不只是理性的工作,在技术美中有大量的想象力和可能性,有无意识,有用理性无法分析的自由度。正如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所说: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在思考这些变革时,必须把这两点

    区别开来:一种是生产的经济条件方面所发生的物资的,可以用自然科学的精确性指明的变革,一种是人们借以意识到这个冲突并力求把他克服的那些法律的、政治的、宗教的、艺术的或哲学的,简言之,意识形态的形式。

    在追逐竞争激烈,生活节奏步调疾速的当前,每到一个阶段得要回头反思,不能以社会的倒退为代价,倒退到人性美最纯真的时刻。苏鲁支(也译作查拉斯图拉)是尼采笔下最著名的一位智者,当他得道下凡之后,就神奇地“变为小孩了”——这意味着他变成了一个“觉悟的人”。赞美孩童一度成为西方浪漫主义运动中的一大热,这说明孩童的一些特质正是当时社会上缺乏的东西。尼采的解释很玄妙:“婴儿乃天真,遗忘,一种新兴,一种游戏,一个自转的圆轮,一发端的运动,一神圣的肯定。”(徐梵澄译《苏鲁支语录》)婴儿状态是人的原生状态。它尚未被污浊的世俗所浸染。与那烂熟的成年状态相比,它更多一些朴质无华的天性,更多一些可爱的雅拙和迷人的纯情,当一个婴儿用了他清澈的目光看这个世界时,对世界有的是好奇、新鲜,对一切事物有最纯粹的感受,将不存在复杂、丑陋、仇恨、恶意、心术、计谋、倾轧、尔虞我诈……。而在目光里剩下的,只是一个纯粹的世界,这个世界清明,充满温馨。这也正是人性美最圣洁的境界。

    总而言之,通过对李泽厚先生《美学三讲》中“美是什么”一章的拜读,使我从最开始对“美”肤浅的感官理解,上升到三种不同性质的“美”的感悟,从感官到伦理再到对审美对象的判断。文中对科技的飞速发展、生产力的提高、资本化的加重以及人成为商品的奴隶

    等对人性美的影响,是我对当前的资本笼罩下的社会人性美产生了反思,意识到在飞速发展的社会中被人们摒弃或遗忘的美,在人性回归上表明了自己的一些拙见,即以自身精神回归到婴儿状态,来重新审视世界,反思纯粹的人性,不要让生活的享受或资本的追逐成为我们丢失人性美的借口。正如李泽厚先生所说:不必去诅咒科技世界和工具本体,而是要去恢复、采寻、发现和展开科技世界和工具本体中的诗情画意。大工业生产的工具本体渗入情感本体,恢复工艺社会结构中的生命力量和人生情味和意义,让人性美的光芒在社会发展的大潮中绽放异彩。